京源环保科创板上市申请日前获通过 专注工业水处理

2020/02/18 12:35 sunmedia 205


京源环保科创板上市申请日前获得通过。京源环保专注于工业水处理领域,依托工业废水电子絮凝处理技术、高难废水零排放技术和高难废水电催化氧化技术等自研技术,向大型企业客户提供工业水处理专用设备的研发设计咨询、集成销售及工程承包服务。京源环保的业务依赖于电力行业,收入比重接近八成。

客户集中度较高

招股说明书显示,京源环保成立于1999年3月,注册资本8046.35万元,法定代表人为李武林。公司业务覆盖电力、化工、金属制品等行业。客户包括华能集团、大唐集团、华电集团、国家能源集团、国家电投集团、华润电力、京能集团、粤电集团以及中泰化学、安徽丰乐农化、江门崖门新财富等。

公司表示,现阶段的主要收入来源于火电行业,且客户集中度较高。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公司来自于电力行业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5.45%、87.1%、59.34%和78.94%。报告期内,前五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52.41%、52.3%、59.61%、88.27%。其中,向华能集团下属公司销售收入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18.62%、1.74%、21.64%和58.67%。华能集团是国内发电装机容量最大的发电企业集团。

公司深耕电力行业的同时,逐步向化工、金属制品等非电行业工业水处理领域拓展。2018年,公司在化工行业的收入占比为25.34%,金属制品行业的收入占比为5.09%。2019年上半年,对前五大客户共实现7991.59万元收入,占营业收入比例达69.93%。

公司表示,如未来不能有效拓展水处理领域的其他市场,下游火电行业产业波动可能影响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

竞争较激烈

报告期内,京源环保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633.1万元、-2792.11万元、-2443.23万元和-1377.97万元。京源环保表示,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持续为负,主要原因是公司主营业务处于快速增长阶段,受公司与上下游结算政策影响,成本产生的现金流出早于收入产生的现金流入。

公司指出,未来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负的情况如不能得到有效改善,公司可能会存在营运资金紧张的风险,进而可能会对公司业务持续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公司从事的火电水处理市场参与主体较多,竞争较激烈。同时,电厂水处理服务内容较宽泛,大部分行业内企业由于技术储备或自身专业定位的限制,专注于其中某一项或者某几项系统设备。

公告显示,2016年-2018年,公司火电行业的产品市场份额分别为1.13%-2.26%、1.77%-3.53%和1.88%-3.76%。业内人士表示,环保整治力度升级,环保投入增加,具有技术及研发优势、专业化服务优势、品牌优势的优质企业会进一步脱颖而出,大型企业会有更多的市场机会。

京源环保此次计划募资2.76亿元投向3个项目。其中,约1.06亿元投向智能系统集成中心建设项目,1.36亿元补充流动资金,约3464万元投向研发中心建设项目。

京源环保表示,公司主要向大型企业客户提供工业水处理专用设备的研发、设计与咨询、集成与销售以及工程承包业务。水处理系统的建设周期包括招投标、方案设计、设备制造与集成、现场施工、后期维护等环节,各个环节水处理公司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垫资,资金压力大。据京源环保预测,补充流动性后,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将下降至23.97%。

报告期财务数据玩”变脸”

据京源环保自2014年在新三板挂牌以来的年度报告等文件,《壹财信》发现在递交招股书前的2018年4月,京源环保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会计差错更正。

原2016年年报由大信会计师事务所(下称”大信所”)审计,负责审计的注册会计师为郭安静和上官胜,给出了”标准无保留审计意见”,但这次的多处会计差错更正让大信所及两位注册会计师都遭到”打脸”。

在更正后的2016年年报中,京源环保的各主要财务科目数据都作出了调整,其中应收账款调减0.93万元;预付账款调减1.74万元;其他应收款调减3.82万元;其他流动资产调增4.20万元;递延所得税资产调增0.71万元;应付账款调减1.74万元;应交税费调增24.80万元;应付利息调增2.84万元;其他应付款调增180.07万元;盈余公积调减20.76万元;未分配利润调减186.80万元。

另外,营业收入调减5.75万元;营业成本调减53.55万元;税金及附加调增0.03万元;销售费用调增284.27万元;管理费用调减49.69万元;财务费用调增4.50万元;资产减值损失调增4.76万元;营业外支出调减2.65万元;所得税费调增19.88万元;净利润调减207.56万元;非经常性损益调增2.65万元。

京源环保的总资产调减3.99万元;总负债调增206万元;净资产调减209.99万元。调整后,资产负债率由40.23%上升至41.57%,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调减19.75万元。

2017年12月,京源环保更换了会计师事务所,将大信所更换为现在的大华会计师事务所(下称”大华所”),而此次IPO预披露招股书的审计机构也是大华所。

虽然在IPO前京源环保已经进行了大量会计差错更正,但在问询时,京源环保的财务数据还是”露出了马脚”。

因此,在2019年11月13日,京源环保对2016年至2019年1-6月在新三板上披露的年报再次进行了会计差错更正并更新了招股书。

据更新招股书,更正前京源环保判断银行承兑汇票到期无法兑付的可能性极低,且报告期内未出现票据到期无法兑付的情形,因此公司将全部已背书或已贴现未到期的银行承兑汇票进行了终止确认。

但这样的的会计处理不够谨慎,为保证应收票据终止确认会计处理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公司对应收票据终止确认的具体判断依据进行了调整。

于是在2016年年报中,京源环保又将应收票据调增752.64万元;相应的其他各科目数据受到影响也作出了调整。调整后,京源环保的资产负债率又由41.57%上升至44.27%。

2016年年报,京源环保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又调减353.42万元;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调增353.42万元。影响到2017年的年报,相应的现金流也同步作出调整。

另在2018年年报中,京源环保的应收票据、流动资产、资产总计、应付账款、流动负债、负债总计等6项均增加3,565.92万元。调整后,京源环保的资产负债率由31.67%上升至37.50%。

2019年半年报中,京源环保的应收票据、流动资产、资产总额、应付账款、流动负债、负债总额等6项均增加101.81万元。调整后,京源环保的资产负债率由30.69%上升至30.83%。

据科创板发审委的第一轮问询函公示文件,京源环保2016年其他应收款前五名占比披露存在差异,原因是京源环保在编制年报时计算错误,而2018年其他应收款第五名披露也存在差异,原因是编制招股说明书时取数错误。

其他包括2016年度预付账款前五名披露数据、前五大供应商占比披露都存在差异,原因是财务人员计算时使用的增值税税率有误及转贷金额未完全扣除。

2017年第五大供应商披露存在差异,原因是财务人员疏忽,未扣减账面期初暂估余额。同时前五大供应商占比披露存在差异,因为是财务人员使用的增值税税率有误及南通市崇川电器设备厂交易额计算有误。

2017年度,因为存货周转率计算错误造成存货周转率披露存在差异。

显然,上述大量的差错更正大多是由于财务人员的自身计算错误引起,会计基础的薄弱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而在问询回复中,平安证券和大华所认为本次发行上市申请文件与新三板挂牌所披露的文件文字表述部分不存在实质性差异,数据部分存在的差异主要原因包括因财务报表格式调整、重分类或统计口径不一致、计算错误或取数错误引起的披露差异,不存在重大差异;并且京源环保已对影响对外信息披露准确性的差异进行了审议并更正披露,信息披露合法合规。

早期的财务工作也错误频频

京源环保不仅在报告期内存在多处会计差错更正,早期的财务数据也频频出错,2018年4月23日,京源环保曾发布多份公告,对2014年至2016年的年度报告和2015年至2017年的半年度报告进行了更正,其中涉及调整企业所得税、费用分类、政府补助、往来款项、当期损益的待摊费用等。

原2014年年报的财务报表由中汇会计师事务所(下称”中汇所”)审计,并给出了”江苏京源公司财务报表在所有重大方面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编制,公允反映了江苏京源公司2014年12月31日的合并及母公司财务状况以及2014年度的合并及母公司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的审计意见,其中负责该年报财务报表审计的注册会计师为李宁和上官胜。

但原2014年年报中,大量财务项目进行了会计差错更正,中汇所及两名注册会计师惨遭”打脸”。

在更正后的2014年年报中,京源环保的应收账款调增22.15万元;递延所得税资产调增0.03万元;应付账款调增11.50万元;应交税费调增1.42万元;应付利息调增2.06万元;其他应付款调增13.78万元;盈余公积调减0.65万元;未分配利润调减5.92万元。

京源环保的营业收入调增21.10万元;营业成本调增11.50万元;税金及其他调增0.15万元;销售费用调增11.55万元;管理费用调增2.23万元;财务费用调增2.06万元;资产减值损失调增0.22万元;所得税费用调减0.03万元;净利润调减6.58万元;非经常性损益调减2.32万元。

同时,京源环保2014年的总资产调增22.18万元;总负债调增28.76万元;归属于母公司净资产调减6.58万元。调整后,资产负债率由69.73%上升至70.05%。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1月,京源环保变更会计师事务所,由中汇所变更为大信所。

然而,更换会计师事务所后,大信所审计的2015年年报的财务报表仍然”漏洞百出”,出现了多个财务项目的会计差错更正。

原2015年年报的财务报表中,大信所给出了”标准无保留审计意见”,负责该年报财务报表审计的注册会计师为郭安静和杨林。

在更正后的2015年年报中,京源环保对多个主要的财务科目进行更正,应收账款调减0.73万元;预付账款调增31.76元;其他应收款调减30.88万元;递延所得税资产调增0.39万元;应付账款调增2.75万元;应交税费调增10.11万元;应付利息调增1.59万元;其他应付款调增89.97万元;盈余公积调减10.39万元;未分配利润调减93.49万元。

京源环保营业收入调减15.35万元;营业成本调减31.56万元;税金及附加调减0.11万元;销售费用调增126.83万元;管理费用调减28.59万元;财务费用调减0.43万元;资产减值损失调增2.61万元;营业外支出调减2万元;所得税费用调增9.68万元;净利润调减91.78万元;非经常性损益调增2万元;

京源环保总资产调增6.45万元;总负债调增104.80万元;净资产调减98.36万元。调整后,资产负债率由51.15%上升至52.50%,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调增17.76万元。

以上的会计差错原因繁杂,其中不乏各种纰漏,譬如”销售设备漏计收入”、”补提坏账”、”补计提贷款利息”等等,还有”调跨期成本”、”与预付账款重分类调整”等因项目和时间做出的调整。

财务数据频频进行差错更正,京源环保的现任财务负责人钱烨恐要承担一定责任。2009年3月至2014年3月,钱烨任京源环保总账会计,自2014年4月钱烨由总账会计升任财务负责人至今,会计差错就从未间断,作为一家拟IPO企业,京源环保的财务工作或还有待实质性的提高。

除此之外,京源环保的总工程师姚志全在IPO前夕竟多次转让股份也有违常理,个中原因无从得知。

历经三轮问询

京源环保此前经历了三轮问询。

京源环保的主要客户华能集团,也是公司股东之一。资料显示,华能集团通过海宁华能间接持有公司0.23%股份。监管层要求公司进一步说明与华能集团的合作情况及获取业务的途径,与华能集团交易价格的公允性,结合海宁华能入股价格的公允性说明是否存在股份支付。

对此,京源环保回复称,自2005年中标华能国际玉环电厂的含煤废水和生活污水项目起,公司开始与华能集团合作。报告期各期,公司与华能集团均有业务合作,对华能集团销售收入金额分别为1800.63万元、289.4万元、5480.64万元和6705.23万元,占当期公司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8.62%、1.74%、21.64%和58.67%。2019年1月-6月,公司对华能集团销售收入占当期公司营收的比重明显上升。京源环保称是华能集团新增装机项目较多,业务需求量较大所致。

对于股份支付的问题,京源环保表示,未曾与海宁华能发生交易,亦未获取海宁华能的服务,与华能集团的合作公允;海宁华能于2017年6月通过股转系统协议转让方式入股公司;当年的转让是和丽、江苏中茂、贺士钧按照9元/股的价格,分别转让了191万股、140万股和19万股,转让价格与公司同期外部机构投资者之间的转让价格(9.5元/股)相近,相对于2016年基本每股收益(扣非后)0.25元/股,PE为36倍,转让价格公允。海宁华能入股公司属于其自主市场化商业行为。

商媒在线
免责声明: 本网所展示的资讯由企业会员转载或媒体会员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方全权负责, 本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涉及文章/图片侵权问题请联系本网协助删除。投诉/合作QQ:130178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