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四川生猪生产:小规模低标准养殖在退场

2020/01/23 21:47 sunmedia 175


春节前夕探访全国最大生猪养殖省四川生猪生产一线。

2019年,关于猪肉的话题说了一整年。从中央到地方,为了百姓餐桌上别少了“这盘肉”,可说是想尽了各种办法。生猪补栏增产加速进行,储备肉投放力度加大,猪肉冻品库存维持较高水平,猪肉进口数量增加等。

鼠年春节市场猪肉供应情况如何?经济日报记者采访了解到,目前来看,猪肉供需矛盾有所缓解,春节期间不管是猪肉还是替代品,市场供应总体充足,价格也会总体稳定。

春节临近,记者特意来到生猪养殖大省四川,采访养猪场、养猪专业村,调研生猪生产的全产业链复产情况。

四川是全国最大的生猪养殖省份,也是猪肉消费大省及主销区,一系列旨在严格防控非洲猪瘟疫情、稳产保供的举措已经落到实处。据四川省农业农村厅厅长杨秀彬介绍,四川生猪生产从2019年10月开始基本趋于稳定,2019年全年出栏4500万头,超额完成4008万头的出栏任务。2020年四川将完成6000万头生猪出栏任务。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如今这句俗语的字面意思真有点不一样了。如果想吃到健康猪肉,不仅见不到猪跑,可能连猪都见不到了。记者近日在四川多地调研发现,作为一名外来者,站在一个个闭环式养殖场外,没有经过严格的消毒、隔离措施的话,的确“看不见猪跑”。

无死角生物安全防控

防“非”千万条,生物安全第一条。做好疫病防控工作,是生猪稳产保供的基础。为了将非洲猪瘟疫情彻底阻断,曾经习惯散养的养殖户们如今空前统一和团结。

绵阳市三台县刘营镇青龙村是远近闻名的养猪专业村,当前从事养猪的有84户。自非洲猪瘟疫情发生以来,青龙村一直没有疫情发生。“从2019年初开始,村民们就自发成立了联防队,在村外路口设卡,对过往车辆统一消毒,合作社成员轮流值守,对养殖区域实施封闭管理。”刘营镇青龙村生猪养殖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唐高银告诉记者。

对于存栏规模在500头至2000头的中型养殖场来说,春节前后是他们最繁忙的时候。

非洲猪瘟病毒像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杀手,它自己不会移动,需要通过附着物传播。”四川省地国农业有限公司江油新安镇书房村养殖场负责人万廷林向记者介绍,控制猪群移动旨在控制传染源,物理消毒和化学消毒旨在切断传播途径,生物隔离则可以保护生猪不感染病毒,这也是防控非洲猪瘟的最佳方式。

1月8日上午,书房村养殖场工地上,圈舍改建、维修、消毒清洗等增添防控措施的工作进行地热火朝天,因其必须赶在2月15日8400头仔猪入栏前全部完成,农历春节也不得休息。万廷林以圈舍消毒清洗向记者举例:“首先用高压热水清洗机整体冲刷,随后用液化气喷灯的火焰依次喷射猪栏、猪床,紧接着熏蒸消毒,最后用生石灰粉刷圈舍。”

圈舍外,1400米管线将12座分料塔与3座总料塔连在一起。“饲料车只能停在养殖场外,将饲料通过料塔传输到圈舍。猪出栏时要走‘专用通道’,直接通过升降机运输到养殖场外再装车运走。”万廷林说。

安全、专业、高级别的生物安全防控举措如何实施,在大型养殖场更为直观。一座巨型水库将高高的铁丝围栏和依山势而建的基地分隔开来,想要进入养殖区可谓“跋山涉水”——这是四川省羌山农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江油基地给人的第一印象。

基地实行闭环式生物安全防控管理,分设了综合隔离洗消区、专业隔离管控区和生产隔离专控区。工作人员需要经过洗、消、熏、脱、隔离、加压六级管控,共计6天时间隔离消毒才可以进入生产环节。

指着航拍视频,企业负责人讲起了基地“大厂房、小单元”液泡粪全漏缝、倒吸式通风生产模式,“各生产环节按工艺分区独立运行,各生产区域严格实行生物安全管控,科学合理地保证了人员、物资、车辆互不交叉。同时封闭式管理和温控系统保证了生产车间不受外源污染”。

目前,四川已连续数月未新发生疫情,疫情呈明显减弱态势。“尽管非洲猪瘟疫情发生没有明显季节性,但随着春节来临,农村有走亲串户、杀年猪、办坝坝宴等习俗,疫情防控还要继续坚持排查到底,不留死角。”四川省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周明忠说。

小规模低标准养殖在退场

当前,生猪养殖业正处在以散户为主到以规模化为主的过渡阶段。从国家层面看,产业转型路径越发清晰。2019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稳定生猪生产促进转型升级的意见》提出要大力促进转型升级。一方面支持各地新建、改扩建规模化养猪场;另一方面鼓励龙头企业带动中小养猪场,通过统一生产、统一营销、技术共享、品牌共创等方式,结成稳定的利益共同体。

据四川省农业农村厅畜牧兽医局局长王世林介绍,四川正在加快实施《川猪产业振兴工作推进方案》,引导生猪大型企业加强产业规划布局、开展标准化规模养殖。同时,充分发挥龙头企业示范引领作用,以中小规模养殖场(户)标准化升级改造为重点,大力推行“产业化龙头化企业+养殖农户”的企业利益兜底模式,不断提高生猪养殖规模化、标准化、产业化水平。

三台县是传统生猪养殖大县和全国生猪调出大县,年出栏生猪常年保持在100万头以上。上世纪90年代,基本上家家户户都养猪,养猪户有十多万户。近两年,散养户逐渐减少,截至2019年11月底,全县养猪户减少到3.3万余户。

“我感觉自己搭上了好政策顺风车,国家推进规模化养殖,不少企业会主动上门和有一定基础的大户合作。猪苗、兽药、饲料都是从公司统一购买。没有本钱,公司还提供担保贷款,有了收益大家共同分成。”2019年6月,三台县刘营镇黄荆村2组养猪专业户魏小勇和绵阳市冯氏饲料有限公司签订了养殖合作合同并获得免息担保贷款40万元。2019年8月21日,冯氏饲料有限公司提供的401头猪苗入栏。

“农历春节前后,我有一批育肥猪出栏,按照现在的市场行情和合同约定,我和公司按利润四六分成,还完贷款可以赚40万元左右。”魏小勇告诉记者。

与冯氏饲料公司签订合同的养殖户养殖规模从500头至2000头不等,这样的模式带动了小农户融入大市场。在江油市、三台县,还有不少产业化龙头企业通过代养模式实现了对养殖户的扶持。

铁骑力士集团通过“龙头企业+家庭农场”的1211生猪高效代养模式,确保“1个家庭农场+存栏2000头+1年养殖周期+年获利100万元”。企业为农户统一设计圈舍,提供猪苗、饲料和药品疫苗,实行标准化管理、合同价回收、品牌销售。“这种模式可以确保家庭农场无重大死亡风险,无重大行情低迷风险,无资金中转负担且有稳定收入。”铁骑力士集团猪业事业部总裁李宗均说。

绵阳市三台县永民镇梓潼庙村生猪代养扶贫示范场负责人李海蓉便是这一模式的受益者。“2019年12月20日,我的猪场出栏肥猪2000头,出栏保底价是8元/斤,超出部分公司按10%给予奖励,去年的出栏均价是18.5元,高出保底价10.5元。每一只猪我能拿到保底分红约200元,还有340元的二次返利。2000头猪总收入100万元左右。”李海蓉给记者算了一笔账。

“生猪散养户近年来大幅减少的原因主要有3个方面。首先,散养户缺乏环境污染治理能力。其次,场地、疫病、市场波动风险让散养户缺乏信心。第三,非洲猪瘟来袭,最先倒下的就是小散养殖户,这也加速了传统养殖业转型升级。”李宗均分析。

截止到2019年8月,四川出栏500头以上的规模养殖场生猪出栏量占全省出栏总量的47.9%。省级以上生猪重点龙头企业142家,其中国家级龙头企业18家。

种养结合助力生猪产业发展

绿色发展是推进生猪产业转型升级的关键。不少四川养殖场通过种养结合、以种定养实现了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助力生猪产业取得长足发展。

总规划面积57平方公里的三台县麦冬·生猪现代农业产业园覆盖2个乡镇20个行政村,是三台县现代农业区与标准化养殖场结合的范例。整个园区以麦冬、生猪为主导产业,麦冬种植面积达2.1万亩,占园区总面积的80%;年出栏生猪22万头、仔猪60万头。

铁骑力士集团枫叶牧场繁育中心位于麦冬·生猪现代农业产业园核心地带,这个繁育中心年可出栏优质商品仔猪50万头。“经过测算,每一亩麦冬田可以消纳6头猪的粪污,通过管网直供田间,无害化处理后的粪污可以改善土壤结构,减少商品肥使用,提高麦冬品质。”李宗均说。

2019年12月11日,齐全农牧集团在遂宁市安居区举行了智能化无抗绿色生猪产业化项目签约仪式。项目总投资5.53亿元,将建设年存栏5000头的智能化全生态立体式种猪繁育场一个。

通过推动种养循环,四川已培育60个种养循环的省级现代农业星级园区,支持建设78个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重点县。

四川各地都在有力有效推进复产。2019年12月末,温氏集团在南充市高坪区20万头仔猪繁育场、天兆猪业南充嘉陵5000头原种种猪两个项目正式投产运行。铁骑力士集团川藏黑猪基地——江油武都川藏黑猪原种场已于2020年1月初引种投产,这是全国唯一的全自动化、标准化、现代化川藏黑猪核心原种场,计划到2025年出栏1000万头川藏黑猪。

“四川一手抓非洲猪瘟防控,一手抓恢复生猪生产,两手抓两手硬。总体上保证了生猪生产趋于稳定,疫情趋于稳定。虽然2019年生猪产能有所下降,但只要市场有序,就能够保证让大家过好‘两节’、吃好猪肉。”杨秀彬说。

商媒在线
免责声明: 本网所展示的资讯由企业会员转载或媒体会员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方全权负责, 本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涉及文章/图片侵权问题请联系本网协助删除。投诉/合作QQ:130178866